|您好,欢迎访问天空体育直播_天空体育5台直播
加入收藏|设为首页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学校文化 > 教学展示 >

白月亮

日期:2019-05-21 13:16|来源:未知

一逕低头,咬牙,酌力撕下那片垂危的小皮,鲜血渗出一缝将月亮染红,那痛,超乎我能容忍,下意识定住动作不能全部撕下,犀利的痛,牵动我全身……

咻。

嗑下来的指甲月牙飞镖般落得远远,红月亮白月亮遥隔对望,有时红月亮软下心肠,拾回白月亮,将之绞成虾状,太用力,红月亮也笑成了白月亮。

指尖到小皮,再走到指甲,红月亮是三阶楼梯,一按,随即化身成凹陷的白月亮。

我朝手指舔上一层厚厚口水,乾去,指甲就回来了。

「啪!」赖老闆一耳光甩过我。

匍匐在地,一条口涎,从我嘴巴牵出直直的丝。

「操!不要脸,敢在我这边偷东西!看我饶不饶妳!」一只大手像卡通里的恐龙,啣住我脖子,「说!妳偷了几次?说!」

「赖老闆,你不要打她!」

小雅拖住赖老闆手央求着。

赖老闆看了小雅一眼,命我跪下,后旋身一把抓起小雅,掖着,迅步跑入屋内。

小雅口袋鼓鼓,乍看,不会猜到,里面装了两根棒棒糖,一根给她,一根给我。

指甲长齐,考核期也就到了,它附生于这栋大楼,是不经意加强大楼表情的一波集体慎惧。

看高经理草木皆兵进行操兵演练,我也莫名不安起来;置身外围的我,偶尔暗中捕捉男同事的埋怨,才得推敲一二。

偏偏只消一两句话,我便心想,够了。

那些句子,跟国中岁月出自男同学口中的,该锁入同一抽屉。

紧张不几天,高经理髻起头髮,依稀因此变重,也或许没有。

男人的头髮非短不可。高经理却毫无正当理由截去秀髮,更找不到藉口戴帽子上班,尾随于她的黑髮眼看要恼出白色,她却连一刀截去的权利都没有。

「高经理。」

她看我,笑笑,看不出我有话想说。

忽然又不想说了。我把舌尖腹稿吞回去,闷头继续找地方搁放视线,刚好电话也响了。我任由目光往话筒逃去,惊觉那好听的声音,天生长在我喉上。

擅于增减语句甜度的我,讲不出什幺微言大意来安慰谁,在我还没搞清她看待我的方式以前,仅能抓住极细微的人缝,捕捉她穿梭其间的神色,末了,总会有个端杯子持文件的谁将她挡去……

白月亮问红月亮为何不笑,红月亮闷闷不答,逕再嗑下一枚白月亮凑成一双,反过来放,白月亮变出一双遥望天空的笑眼。

我按开公司共用资料夹里一张笑盈盈的春酒大合照,看着高经理夹困其中,勉力微笑,我轻划萤幕,她的脸,闪出些许涟漪,是她最美的一刻。

然后大家听到斥责声跌跌宕宕自总经理办公室传出,高经理摀嘴步出办公室,气氛陷入一阵异常的沉寂,如果可以,我愿意撕下我另一片指甲,朝空气刮出声音。但没有,这样的上午,缓缓向正午逼近,办公室冷气强开,大伙浑然未觉烈阳正烤灼着这幢建筑。

有个键钮,远在另个房间操制着一切。

总经理自门走出,突而旋身监督我们,引来一阵若有似无的恐慌,他咬咬牙,脸后方看去,腮帮子像缓缓荡动的液体,有种葛雷哥莱毕克的线条。他无所不能,做或不做,端看你的表现。若惹来他心血来潮堆起笑容跟你对账,一点不正确,你就完了。

大家邀集同伙,堆拢对高经理的不满,顺着同一渠道倾泻而出,小赖嘴嚼口香糖吹出一个大泡泡像马赛克堵住他骂髒话的嘴,伸高头,不远处唰啦作响的影印机闪过犀利目光、日益繁茂的仙人掌似也瞇出针眼来,一景一物,全要高经理偿付一板一眼、从容不迫的代价,她是女人,该要更柔弱,当男人给予她提拔的微笑,她就该看齐一朵向日葵,开到灿烂奔放。

我多幺希望此刻天摇地动,砖石垮落,砸碎众人嚣张嘴脸,我与高经理,互抱总机台下,双胞胎般蜷缩同一子宫。

但没有。大家下班离开后,办公室仍将继续它的生活,逕自沉思,补眠,甚而与黑夜销魂缠绵。

赖老闆门上偶尔拂过一阵风,门是安安静静的门。

小雅始终没有出来。门开,我本能一怔,坐正,揉揉午休后惺忪的眼,看到小惠带回一杯咖啡,回座,执起纸包吸管,撕去一端,啣住,她一吹,我看到纸包彷彿优雅的流星划越办公室上空,飘过趴睡的男人,完成它险峻的旅行。

学校简介 招生信息 政策法规 报考通知 考试通知 专业设置 自学考试 学校文化